正文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赵思蕊

最近,生鲜巨头每日优鲜的日子很不好过。

大概半个月,每日优鲜连收两封警示函,上市地位受到威胁。

过去四年间,每日优鲜深陷亏损泥潭,累计亏损至少 105亿元。

目前,每日优鲜正在努力保住上市地位,但"烧钱快、盈利难"仍是悬在每日优鲜头顶的一把利剑。

上市不到一年,生鲜巨头每日优鲜就收到了退市警告,着实令人唏嘘。

近日,每日优鲜公告称,公司收到纳斯达克上市资格部门发出的通知函,起因是公司 ADS(美国存托股份)的收盘价连续 30个交易日内低于 1美元,低于持续上市合规标准。

据公告透露,每日优鲜在收到通知后有 180 天的时间,或至 2022 年 11 月 29 日重新符合最低股价要求,期内公司 ADS 将继续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

倘若在这 180 天内,每日优鲜 ADS 收盘价至少连续十个工作日为每股 1 美元或更高,其将重新获得上市合规;如果在 11 月 29 日前每日优鲜仍未恢复合规,其有可能获得额外的 180 天修复期。

对此,每日优鲜表示,该通知不会影响公司的业务运营及 ADS在纳斯达克上市或交易,公司将采取一切合理措施,在规定的宽限期内恢复合规。

这其实不难理解,好不容易才在大洋彼岸敲钟上市,结果不到一年就要说"拜拜",搁谁心里恐怕都接受不了。

回顾发现,最近两年,受疫情因素影响,生鲜电商迎来事业"第二春",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趁机发展壮大,并相继递交赴美 IPO 申请,抢滩"生鲜电商第一股"。

这两家立足于前置仓模式的生鲜电商,本就竞争激烈,在上市道路上更是你追我赶,唯恐落了下风,最终还是每日优鲜抢先一步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几天后叮咚买菜挂牌美国纽交所。

虽然上市时间节点略胜一筹,但每日优鲜上市后的整体表现并不尽如人意。远的不说,最近半个月左右,每日优鲜已经连续收到两封警示函。

今年 5月 19日,因未能按时提交 2021年年度业绩报告,每日优鲜已经收到纳斯达克上市资格部门发出的警示函。

对一家上市公司来说,无论是年报"难产",还是股价不合规,单独一项就可能影响其上市地位,何况每日优鲜一下子踩中两颗"地雷",外界认为其或将面临退市风险。

从行业地位来看,每日优鲜在生鲜电商领域占据重要一席,其既是前置仓模式的开创者,也是将前置仓模式成功带上市的领头羊。

每日优鲜的创始人徐正,1981 年出生在江西南昌的一户经商人家,从小到大都是妥妥的学霸,也就是大家交口称颂的"别人家的孩子"。

徐正自幼酷爱数学,15 岁时因获得全国奥数比赛第一名而被保送至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大学期间徐正还辅修了工商管理专业,顺利拿到了双学位。

大学毕业后,徐正应聘加入联想,在这里一干就是十年。徐正曾先后担任联想笔记本业务事业部总经理和联想佳沃水果事业部总经理。

在对生鲜产品上游有所积累后,徐正想解决生鲜行业存在的"供需两旺、流通不畅"问题。2014年,徐正成立每日优鲜,想要打造一个链接农产品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平台。

实际上,生鲜电商领域的参与者并不少,但徐正开创了这个领域的前置仓模式,这成了每日优鲜最吸引市场的地方,也为公司当前处境埋下了导火索。

不同于传统仓库远离消费人群的做法,前置仓模式是指在社区附近建立小型仓库,内置冷藏设备和分温区,然后由骑手负责"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将生鲜产品快速送达消费者。

目前,前置仓模式主要覆盖一二线城市,以城镇居民为主要目标客户。与传统模式相比,前置仓模式具有履约效率更高、选址更灵活及业务重心更集中的优势。

在每日优鲜官网上,极速达服务从 2015 年的 2 小时,到 2017 年的 1 小时,再到如今的最快 30 分钟送达,用时不断缩短。

由于有效解决了生鲜产品"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给消费者带来了更好的用户体验,前置仓模式一度受到推崇,引来不少追随者,如 2017 年成立的叮咚买菜也是前置仓模式。

同样被吸引的还有各路资本,截至 IPO前夕,每日优鲜完成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投资、中金资本、保利资本、联想创投、高盛集团、老虎环球基金等国内外明星机构。

在资本助力下,每日优鲜迅速跑马圈地。从北京开始,徐正将前置仓扩展至华北、华东、华南、华中等地。

2019年,每日优鲜在全国近 20个城市,拥有超 1500个前置仓,北京地区达到 300个,上海地区超过 200个。商品覆盖 3000 SKU(最小存货单位)。

与经营规模同步扩张的,还有公司的销售数据。2018 年至 2020 年,每日优鲜的净营收分别为 35.5 亿元、60 亿元、61.3 亿元,营收规模逐年增长。

随后,每日优鲜将上市提上日程表。2021年 6月 25日,每日优鲜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发行价为 13美元 /ADS,按发行价计算公司市值达 30亿美元(约 200亿人民币)。

就这样,每日优鲜如愿摘得"生鲜电商第一股"的桂冠,创始人徐正也收获了人生中第一个 IPO。

不过,叮咚买菜也在 2021 年 6 月 29 日登陆美国纽交所,这两家立足于前置仓模式的生鲜电商几乎前后脚实现上市。

成功上市,堪称每日优鲜发展道路上的里程碑事件,但盈利难题并未随着公司上市就烟消云散。

上市之前,每日优鲜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 2020年,每日优鲜的净亏损分别为 22.32亿元、29.1亿元、16.5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近 68亿元。

由于 2021 年年报"难产",根据每日优鲜最新发布的 2021 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9.74 亿元,较上年同期 6.16 亿元亏损有所扩大,但环比降低了 39%。

如果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每日优鲜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 8.87 亿元,较上年同期 4.7 亿元亏损额也有所扩大,环比缩窄 5.2 个百分点。

每日优鲜还在财报中透露,预计 2021年第四季度净亏损为 7.2-7.5亿元,2021年净亏损预计为 37.37亿 -37.67亿元。以此计算,每日优鲜最近四年累计亏损至少 105亿元。

探究发现,这与每日优鲜的前置仓模式脱不了干系。想不到,曾让每日优鲜大放异彩的前置仓模式,竟成了拖累公司业绩的原罪,真是"成也前置仓,败也前置仓"。

具体来看,前置仓模式盈利难在于其毛利难以覆盖履约费用。履约费用包括与产品交付和仓库运营有关的费用、前置仓和质量控制中心的租金和折旧费用等。

据招股书显示,履约费用是每日优鲜运营费用的最大头,2018年至 2020年,公司履约费用分别为 12.393亿元、18.330亿元、15.769亿元,履约费用占总收入的比例一度达到 34.9%,占营业费用最高达 59.6%。

有研究者指出,前置仓模式是重资产、重运营的模式,"最后一公里"的终端配送成本导致了较高的履约费用,获取客户投入的广告营销与优惠补贴也造成了较高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因此前置仓模式毛利率较低,费用率较高,盈利能力弱,客户流量的获取与转化困难。

每日优鲜迟迟无法走出亏损泥潭,直接影响到公司股价走势。上市至今,公司股价一直处于下行通道,当前股价与发行价相比累计跌超97%,公司总市值仅剩 6600万美元。

在经营规模上,每日优鲜的前置仓数量大幅缩减,从 2019 年超过 1500 个前置仓降至 2021 年 6 月招股书中的 631 个前置仓,减少超过一半。同时,20 个城市也缩减至 16 个城市。

更糟糕的是,最近每日优鲜还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据企查查显示,5月 27日,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对北京每日优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立案执行,标的金额 532.95万元。

对此,每日优鲜紧急出面澄清,称此案是每日优鲜与供应商之间正常商务纠纷,经法院调解后双方已达成和解,正在按照正常程序执行结案。

不过,从法院披露信息来看,这起案件显然是强制执行,而不是通过和解协议执行。每日优鲜的这番说辞似乎有些站不住脚。

此外,据每日优鲜2021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尚未支付的供应商欠款净额为 16.52亿元,同比 2020年三季度末的 10.88亿元增加了 34%。

其实这个问题早就存在,2018 年至 2020 年,每日优鲜尚未支付的供应商欠款净额分别为 7.39 亿元、14.19 亿元、10.88 亿元,同期付款周期分别为 40 天、55 天、72 天。

另一方面,2018 年至 2020 年以及 2021 年一季度,每日优鲜的流动负债分别为 17 亿元、24 亿元、29 亿元、27 亿元,呈现逐年递增趋势。

如此看来,"流血"上市并未从根本上解决每日优鲜的盈利难题。过去四年间亏损上百亿的每日优鲜,如今已经步履维艰。

放大来看,盈利难是生鲜电商行业的共同难题。同样赴美上市的叮咚买菜,也逃不出亏损"魔咒",据 2021年年报显示,叮咚买菜去年净亏损达 64.3亿元。

重压之下,叮咚买菜也开始收缩战线。近期,河北唐山、安徽滁州、广东珠海三地的叮咚买菜首页显示"停止服务公告"。

还有更惨的,去年 10月,几经沉浮的生鲜电商平台呆萝卜发布停运公告,公司因烧光资金无力支撑倒下了。

与之相比,已经上市的每日优鲜是幸运的。但是,当"烧钱快、盈利难"成为生鲜电商的公认标签,如何尽快走出亏损困境,仍是挡在每日优鲜前进道路上的最大挑战。

快三平台平台,快三平台官网,快三平台网址,快三平台下载,快三平台app,快三平台开户,快三平台投注,快三平台购彩,快三平台注册,快三平台登录,快三平台邀请码,快三平台技巧,快三平台手机版,快三平台靠谱吗,快三平台走势图,快三平台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快三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